预谋

  他是一条狗,基本上很频率的会碰面,游走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,其实并没太多特殊,只是太具灵性。

   
我住的地方有一条非常喧闹的街道,下午尤甚,比肩接踵的人来来往往,我好多次看到他,都觉的他很成功的融入了这个团体,走路的方式,碰到熟人的表情,或者肢体动作。

   
灰色的,四肢强壮,骨架宽大,一看就是游手好闲的主,成天穿梭于肉摊和肉摊之间,毫不畏惧的抢食散落在地上的美食,但凡我见到,他从来目不斜视,摇尾弄姿,熟悉的好像几代世交,让我汗颜,就差上去敬烟寒暄。

    狗为什么会活的如此潇洒?他把自己当人看了,他丢了狗性,丢了灵魂,正如些许人,它们丢了人性。

    真的,“他”是一条狗,更是个人,这也是我为什么用“他”叙述。

    晚上又见到了他,总觉的要为他写点什么,捉字些许,希望他能感知。




1 分享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支付宝扫码赞助

支付宝扫码赞助

日期: 2014-11-14分类: 最后的净土

标签: 最后的净土

发表评论